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电商 > 引力波和春运:孤独是旅行的意义

引力波和春运:孤独是旅行的意义



忻州北方商务旅行社有限公司这个春节假期的结尾有两场颇具戏剧性的出发和到达。
 
  一边是全人类都在欢呼:我们听到了13亿年前的那声响动!两个黑洞碰撞,能量释放,涟漪穿过了星辰,终于来到我们这里。对那数千名科学家们来说,这也是他们持续了数十年并还将继续的旅程一个漂亮的拐点。他们要做的,是顺着引力波来时的线索,向宇宙深处探寻,搞清楚我们到底从何而来。
 
  另一边,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春运潮涌。数百万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返回家乡,又在数天后踏上返程。
 
  我们来自哪里?哪里又是目的地?这个问题很大,穿越13亿年才有可能解答;也很小,一个行李包就装下了。
 
  你以为自己和地球就很熟吗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田中芳树在《银河英雄传说》里这么说。那一大片未知,常常唤醒疲惫生活中英雄主义的幻想。
 
  我们对于宇宙,有时是征服者的姿态。
 
  在《太空堡垒》三部曲里,英俊少年伴着明丽少女的歌声冲向云霄,在星辰间与外星邪恶势力战斗,而异族人是终将被地球文明征服的。《海底两万里》中,神秘的尼摩船长驾驶鹦鹉螺号一路劈波斩浪,经历珊瑚宝树、水晶洞府和远古珍兽。
 
  然而,一旦开始谈论远方,我们的眼睛就不会再适应黑暗的洞穴了。
 
  我们忍不住想象:这波宇宙的涟漪在一路上经历了怎样的景象?会不会有火星一样庞大的宇宙鲸鱼,托载着整个城市翩然远航,尾巴轻轻扫过银河?会不会有一个独立成智慧的星云,用电子流吟唱着诗篇?会不会有太阳坍缩为黑洞,虚无绽放出恒星,另一个文明的舰队跋涉过小行星的河流?
 
  想象是一面镜子。引力波带来的是一个机会:我们将获得更多的知识,也将因为听见了星空的声音,更加明白自己的孤独。
 
  这种顿悟有时可以打败矫情。在《银河系搭车指南》系列小说里,地球处于弱势地位:先是经历宇宙强拆队,因为挡在某条航线建设道路上,被整个毁灭;随着主人公与外星伙伴一起搭便车(其实是飞船)逃离地球,他们发现,原来这个人类引以为傲的智慧星球根本就是一个定制产品,所有的板块都是做出来的,斯坎蒂亚半岛犬牙交错的海岸线还因为制作精巧获得了奖章。
 
  但同时,即使拥有再高的技术,理解复杂的人类文明也需要时间。主人公乘坐的飞船,可以实现瞬间跃升,可以模拟星际大战,然而当被要求“给我一杯茶”时,它懵了。
 
  镜头再缩小。即便是熟悉的世界,也存在着完全不熟悉的一面。你所奋斗着的北上广与游客眼中的显然不同;即使是本地人,不同阶层看见的城市也不一样。
 
  英国作家尼尔·盖曼在《乌有乡》里描述了一个地下的伦敦城。在发达的伦敦下水道系统里,生存着被地上社会所抛弃的乌有乡族群。当地铁提醒你“小心列车间的缝隙”,是因为那里有乌有乡的生物。正是因为地下伦敦的存在,才使得地上伦敦的繁华和庸常有了黯淡又传奇的对照。
 
  “不接地气”也是一种刚需
 
  “‘跨世纪的发现’对我有什么用呢?”这是引力波这个陌生名词刷屏后,很多人的疑惑。的确,通过它,基础理论一个猛子扎向前方;但是,由此得知的百亿年前的片段真相,实在与眼前的生活无关;而理论真正发展至能运用到实际,也不是这代人能看到的。
 
  知识的“无用”,来自文明与个体、现世与未来的矛盾。那么,当这种矛盾极端发展,比如,只有自己能获知真相,且得知后不久就死去,会怎样呢?
 
  在刘慈欣的早期作品《朝闻道》里,科学家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爱因斯坦赤道,即将探知宇宙的大一统模型。这时,宇宙“排险者”来了,因为他们预测到这打乱了技术自然发展的进程,将毁灭整个宇宙,所以蒸发掉了这座了不起的工程。
 
  然而,执着的地球科学家向“排险者”提出:能不能问一个问题,获得自己想要知道的真理,然后甘愿被毁灭。于是,一座祭坛被建立起来,科学家们一个个走了上去。
 
  很多年后,在这里死去的一位物理学家的女儿报考了父亲母校的物理系,攻读量子引力专业的博士学位。作者借她的口询问:宇宙的真相是什么?人生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是一个有趣的角度。在看到答案前,人类并不知道自己走向宇宙的道路是否正确;而在真的走到尽头前,我们也无法判断这一生会过成什么样子。在这一点上,一个文明的追问和一个生命个体的奋斗是一致的——想知道那个终点是什么模样。
 
  基础科学是寂寞艰苦的工作,却也最容易被浪漫化。纯粹的追问本身,确实近乎诗意。
 
  《白宫风云》里有一集:有些理想主义情怀的总统乘坐专机“空军一号”夜航,全篇都是他和各类人闲谈。他们聊到理想的经济模式、融洽的种族政治与贫富共享的完美教育。
 
  剧集结尾,总统向助理表示:飞机降落了,我们的空谈就要结束,开始重新考虑各种现实因素了。也许,我们说的那些有一天真的会发生;也许,我们根本就是错的。可这有什么关系?人一辈子总需要这样一次夜间飞行。
 
  在路上的可爱与可恶在于,四野无人,任何一个方向都可能是来处,也可能是归途。我们最扎实的努力,全然是为了一个摸不着的目标;可这个飘渺的目标,就是我们今天所立之地最深远的真相。
 
  逃离孤独是更孤独的旅程
 
  正如美国天文学家、科幻小说作家卡尔·萨根所说,我们的家园是茫茫宇宙中的一个黯淡蓝点,我们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渺小,而因为孤独,人类望向星空。群星闪耀的光芒里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引领一代又一代探索者追寻回音。
 
  追随姐姐凯伦脚步的宇航员崔西,乘坐的NASA宇宙飞船“月影号”遭遇意外,两名宇航员死亡,她则狼狈降落在月亮表面。飞船成了一堆废铁,最近的救援在月平线以外25万英里处。这个姑娘还有一些食物,侥幸太阳能电池板未被损坏,还能提供空气、水和电力。但日落在3个地球日后来临,崔西将面对持续14个地球日的黑暗。
 
  这是美国当代科幻作家杰弗里·兰蒂斯在上世纪90年代作品《追赶太阳》的开头。这部小说获得了那一年的科幻最高奖项“雨果奖”。兰蒂斯本人是NASA的火星计划专家,主管“火星探路者”探测器的电池设计和维护。这一次,他专心致志地讲述了一个姑娘一次执着的旅行。她和地球上我们中的很多人一样,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不友好的境地,而前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凯伦的带领下,崔西决定和月球的旋转赛跑,让自己一直能受到光的庇护。月球很大,但低重力的环境让爬山也只需轻轻一跳。她路过月海、峡谷和环形山,还有水晶一样闪闪发光的针状“森林”。
 
  直到最后时刻,她逐渐被黑夜追上,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不愿面对的真相:带领她的姐姐早已在一次航天事故中死去,一切都是幻觉。“再见姐姐。”她道别,穿过因静电而升起的月尘之雾,月球紫色的暮色缓缓沉下。太阳离开了她。
 
  这是一个被揪住心脏的定格。
 
  《银河英雄传说》里,黑色眼睛总是带着笑意的青年,被射中大腿缓缓死去。他所建立的帝国随风而逝,挚友也先一步离开。《三体》里,叶文洁坐在雷达峰上望着夕阳。她得知自己耗尽一生探知并邀请的天外来客,带来的并不是自己期待的重生,而是毁灭。
 
  我们所以为的同伴,真的存在吗?我们以为的归属,真的存在吗?大大的宇宙和小小的生活互为隐喻。
 
  “丫头”“二蛋”们结束春节假期回工作城市,重新变作格子间里的“Lisa”“Jason”。在家乡,年轻人们感觉自己像异乡人。亲戚们所称道的我们不在乎,我们所向往的他们不理解。而当我们坐上列车,房屋河流在眼前如电影般经过,那个逐渐从视野消失的小地方却再一次变得亲近起来。
 
  在家乡,我们想“回”城市,在城市,我们却再次想“回”家。
 
  在《追赶太阳》的结尾,崔西坐在一座月球山顶端,周围的黑暗正在向上攀爬。这时候,救援到了。离开月球时,她看见“一个孤单的身影站在月面上向她挥手道别。她没有回礼。她又望了一眼,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壮丽无比的荒原”。
 


 


《引力波和春运:孤独是旅行的意义》
上一篇:忻州2016年新建道路涉及征迁任务的道路   下一篇:溜冰场内有人持有疑似枪支进行寻衅滋事

最新文章

  • 溜冰场内有人持有疑似枪支进行
  • 引力波和春运:孤独是旅行的意
  • 忻州2016年新建道路涉及征迁任
  • 忻州21岁妈妈产下2斤9两宝宝
  • 春节期间积极开展便民利民活动
  • 5岁男孩近视一年间飙升至900度
  • 春节前走访慰问送温暖
  • 三岔小学举办优秀作业展
  • 忻州公安晒出年度“成绩单”
  • 忻州城区春节元宵节文艺活动
  • 最新推荐

    最热推荐

  • 电子商务发展服务中心
  • 引力波和春运:孤独是旅行的意
  • 忻州首届网络春晚部署彩排
  • 溜冰场内有人持有疑似枪支进行
  • 忻州公安晒出年度“成绩单”
  • 千禧一代已经开始登场
  • 三岔小学举办优秀作业展
  • 春节期间积极开展便民利民活动
  • 忻州城区春节元宵节文艺活动
  • 忻州开展110宣传活动